確保后方沒毛病 第1425章 挪丁爆兇性殺人盈野

    挪丁言罷,跳回己方的隊陣,催勵著每一個人:“勇敢的西城人,不要再在那里傻站著等候觀望,離著那些東城人大老遠互相夠不著!各位都要敵戰自己的對手,打出戰斗的狂勇!憑我單身一人,雖說強健,也難以對付如此眾多的敵人,去和所有的東城戰勇拼斗,再說,我的目標不是那些小嘍啰;即便那個戰斗天使,甚至是羊眼天使,也不能殺過戰爭的尖牙利齒,尤其是他們排出如此密集隊陣的時候;但是,我發誓,只要能以我的手腳和勇力身體力行的戰事,我將盡力去做;我將一步不讓,決不退縮,沖打敵人的營陣;我敢說,東城人中,誰也不會因此感到高興,倘若置身我的投程,那么他的命就一定會被我收繳了!”

    壯士挪丁話語激昂,催勵著西城人;與此同時,東城那位光榮的挪丙,也放開嗓門,激勵他的兵勇,盼想著和挪丁拼斗:“不要懼怕挪丁,我的心志高昂的東城人!若用言詞,我亦能和天使爭斗,但若使槍矛,那就絕非易事,天使要比我們強健得多;就是挪丁,也不能踐兌所有的豪言:有的可以實現,有的會遭受挫阻,廢棄中途;我現在就去和他拼斗,雖然他的雙手好似一蓬柴火,雖然他的雙手好似一蓬火焰,他的心靈好像一個閃光的鐵砣!”

    他話音激越,催勵著東城人,后者舉起槍矛,準備殺搏;雙方匯聚起胸中的狂烈,喊出暴虐的呼嚎。

    那個時候,戰爭天使銀弓射手阿波羅站到挪丙身邊,喊道:“挪丙,不要獨自出戰,面對挪丁,你不是他的對手,你去只有丟命的份兒;趕緊的,退回你的隊伍,避離混戰拼殺,以免讓他投槍擊中,或揮劍砍翻,近戰之中,你絕對逃不脫如此的宿命;只要你和挪丁對戰,不用多長時間,你必定被他殺死!”

    阿波羅言罷,挪丙一頭扎進自己的群伍,心里害怕,聽到天使的話音,知道那是大能者的秘密,他無論如何,都不能擺脫,只能安心被命運天使安排,要想不死,只有逃避和挪丁對戰一途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挾著戰斗的狂烈,挪丁撲向東城人,發出一聲粗蠻的嚎叫,首先殺了菲提昂,侖丟斯驃勇的兒子,率統大隊兵丁的首領,強健的挪丁出槍擊中風風火火沖撲上來的菲提昂,搗在他闊大的腦門上,把他的頭顱一下子劈成兩半;這個高位軍中統帥隨即倒地,轟然一聲巨響,激起一圈灰塵。

    驍勇的挪丁高聲歡呼,就著身前的對手:“躺著吧,侖丟斯之子,人間最兇狂的戰勇!這里是你挺尸的去處,遠離你的家鄉,盡管那里有你父親的土地,人民伴隨著魚群和漩流,都和你毫不相關了。”

    挪丁一番炫耀;泥地上,黑暗蒙起菲提昂的眼睛,任由西城人飛滾的輪圈,把尸體壓得支離破碎,輾毀在沖戰的前沿,無聲無息,混和在塵埃之中,所有的繁榮和痛苦,都再也和他無關。

    接著,挪丁撲奔摩勒昂,忒諾耳之子,一位驃勇的防戰能手,出槍捅在他的太陽穴上,穿過青銅的頰片,銅盔抵擋不住,青銅的槍尖,長驅直入,砸爛頭骨,濺搗出噴飛的腦漿!就這樣,挪丁放倒了怒氣沖沖的摩勒昂,東城有一位非比尋常的戰勇,讓他魂歸地府,卻再也不能返回他親人翹首以盼的家鄉。

    然后,緊接著前面的時刻,挪丁出槍刺中達馬斯,那時達馬斯正想跳車逃命,卻不幸地從挪丁面前跑過,挪丁的粗大銅矛一槍刺出,槍尖如同毒蛇一般,一閃扎入達馬斯的后背!后背遭到重創的壯士竭力呼吼,喘吐出生命的魂息,像一頭公牛,嘶聲吼嘯,被一伙年輕人拉著,拖去敬祭裂地天使,那個他家鄉所在之地,那里的古老傳說,裂地天使喜歡看到那種拖拉的情景;就像這樣,達馬斯大聲吼嘯,直到高傲的心魂飄離了他的軀骨。

    緊接著,挪丁提槍猛撲如同天使一樣的多羅斯,阿摩斯之子,老父不讓他參戰,因為他是王者最小、也是最受寵愛的兒子,腿腳飛快,無人可及;但現在,這個蠢莽的年輕人,急于展示他的快腿,狂跑在激戰的前沿,恰到好處地送掉了卿卿性命!正當他撒腿掠過之際,卓越和捷足的挪丁飛槍擊中他的后背,打在正中,金質的扣帶交合搭連、胸甲的兩個半片銜接連合的部位,槍尖長驅直入,從肚臍里穿捅出來。多羅斯隨即倒下,大聲哀號,雙腿跪地,眼前黑霧彌漫,癱倒泥塵,雙手徒勞地抓起外涌的腸流,試圖將它們送回原處,但是那些東西奔流出肚腹的力量強大,搞的多羅斯的手雖然進了肚腹,他要送還的東西依然留在外面,他的人卻撲倒在地,杳無聲息了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挪丙眼看多羅斯,他的好友,跌跌撞撞地癱倒在地上,手抓著外涌的腸流,眼前迷霧籠罩,再也不愿團團打轉在遠離拼搏的地方,也全然不顧那個天使對他的警告,而是沖跑出去,尋戰挪丁,高舉鋒快的槍矛,兇狂得像一團烈火!要為戰友報仇!

    挪丁見挪丙撲來,跑上前去,高聲呼喊,得意洋洋:“三哥!你到底來了;就是你,殺死我心愛的伴友,比誰都更使我惱怒!不要再等了,不要再互相回避,沿著進兵的大道,你我一決生死!”說完,他惡狠狠地盯著卓越的挪丙,嚷道:“走近點,以便盡快接受死的錘搗,讓我復仇,你我之仇,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然而,挪丙面無懼色,在閃亮的頭盔下告道:“不要癡心妄想,四弟,甭想試圖用言語把我嚇倒,把我當做一個毛孩子,我比你還大,否則怎么當你的三哥?不,若論咒罵侮辱,我也是一把不讓人的好手。我知道你很勇敢,而我也遠不如你強壯,這雖然不假,但此類事情全都平躺在那位高高在上的大能者的膝蓋上;所以,雖然我比你虛弱,但仍可出手投槍,把你結果在我的槍矛之下,因為我的銅矛在此之前,一向銳不可當!”

    挪丙言罷,舉起槍矛,奮臂投擲,帶著死神的威力和殺氣,什么人都擋不住起鋒銳的刺殺!但是,這樣的一柄沉重的銅矛,卻經不住那位專門搗亂的羊眼天使輕輕一吹,就把它撥離光榮的挪丁,又返回到卓越的挪丙身邊,掉在他腳前的泥地上,如同三歲孩童無力的手臂扔出木偶玩具木槍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挪丁兇猛狂烈,怒氣咻咻,奮勇擊殺,發出一聲粗野的吼叫,用手中無人能夠使用的超重銅矛,打擊挪丙;但是銀弓天使阿波羅輕舒臂膀,用他無窮的力量,把挪丙抱離地面,藏裹在濃霧里。

    一連三次,捷足的勇士、卓越的挪丁向挪丙沖掃,握著青銅的槍矛;一連三次,他的進擊消融在濃厚的霧團里;挪丁隨即發起第四次沖擊,像一位出凡的超人,對著敵手發出粗野的喊叫,話語如同長了翅膀,飛向挪丙:“這回,又讓你躲過了死亡,你這條惡狗!雖說如此,也只是死里逃生;雖然阿波羅又一次救了你,這位你在投身密集的槍雨前必須對之祈誦的天使,但是他不會永遠保佑你!可是,我們還會再戰;那時,我會把你結果,因為我的身邊也有一位助佑的天使,眼下,我要去追殺別的戰勇,任何我可以趕上的敵人,先讓你再茍延殘喘一小段時間!”

    挪丁話音未落,轉手一槍扎入俄普斯的脖子,中槍者隨即倒地,躺死在他的腿腳前;他丟下死者,投槍阻止慕科斯的沖擊,打在他膝蓋上;,慕科斯是勒托耳之子,一位高大強健的壯勇,慕科斯倒地,挪丁隨后猛撲上前,揮起粗大的戰劍,奪殺了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緊接著,挪丁放腿撲向達諾斯和戈諾斯,比阿斯的這兩個兒子,把他倆從馬后撂下戰車,打倒在地,一個用投槍擊落,另一個,近戰中,揮劍砍翻,兄弟兩個同甘苦共患難,結伴前往陰曹地府報道。

    其后,特羅斯,斯托耳的另一個兒子,跌撞到挪丁跟前,也許開始是想和他的兄弟共同抗擊挪丁來著,一看勢頭不對,老哥沒有一合,就被兇人挪丁搞死,他頓時就認慫了,甚至跪在地上,搶身抓抱挪丁的雙膝,盼望他手下留情,保住他一條小命,心想他會憐借一個和他同齡的青壯,不予斬奪;可是這個笨蛋,根本就不知道仇恨充滿的挪丁對他們東城人整體的仇恨!殺死他的挪庚,所有東城人全都有份!既然全都有份,他們全都該死!這個保住挪丁膝蓋的傻瓜,他哪里知道,挪丁的性格倔強,根本不會聽理別人的求勸;他的心里沒有一絲甜蜜,也沒有一縷溫情,他怒火中燒,兇暴狂烈!特羅斯伸手欲抱他的膝腿,躬身祈求,但挪丁二話沒說,手起一劍,扎入他的肚臟,把它搗出腹腔,黑血涌注,淋濕了腿股;隨著魂息的離去,黑暗蒙住了他的雙眼,特羅斯在前往冥府的路上,追趕他的哥哥慕科斯去了,哥兒倆興許可以在冥府之外大門之前匯合。

    接著,挪丁撲近利俄斯,出槍擊中耳朵,銅尖長驅直入,從另一邊耳朵里穿出;隨后,他擊殺了阿格諾之子克洛斯,用帶柄的利劍,砍在腦門上,整條劍刃鮮血模糊,暗紅的死亡和強有力的命運合上了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絲毫沒有停留。挪丁出槍擊斷卡利昂的手臂,膀肘上,筋脈交接的地方;銅尖切開他肘上的筋腱,卡利昂垂著斷臂,癡等著,心知死期不遠;挪丁隨手揮劍砍斷他的脖子,頭顱滾出老遠,連著帽盔,髓漿噴涌,從頸骨里面射出一股飛箭,做生命的最后一個躍進;卡利昂隨之倒下,撲通一聲,直挺挺地躺在地面,完全失去了氣息。

    如同行云流水一般,挪丁撲向裴瑞斯豪勇的兒子,格摩斯,來自土地肥沃的近東,出槍搗在他的肚子上,槍尖扎進腹中,把他捅下戰車;馭手雷蘇斯調轉馬頭,試圖逃跑,挪丁出槍猛刺,鋒快的槍尖咬人他的脊背,把他撂下戰車;只剩下驚馬拉著空空如也的戰車,撒蹄狂跑,如同奔赴地獄的靈車鬼使。

    挪丁的一番大肆殺戮,如同一股暴極的烈焰,橫掃山谷里焦干的樹木,焚燒著枝干繁茂的森林,疾風席卷著熊熊的火勢,挪丁到處橫沖直撞,挺著槍矛,似乎已超出人的凡俗,逼趕,追殺敵人,鮮血染紅了烏黑的泥塵。

    他的殺戮,像農人套起額面開闊的犍牛,踏踩著雪白的大麥,在一個鋪壓堅實的打谷場上,哞哞吼叫的壯牛,用蹄腿很快分輾出麥粒的皮殼,就像這樣,拉著心胸豪壯的挪丁,捷蹄的快馬踢踏著死人和戰盾,輪軸沾滿飛濺的血點,馬蹄和飛旋的輪緣壓出四散的血污,噴灑在圍繞車身的條桿;挪丁催馬向前,為了爭奪光榮,那雙克敵制勝的大手,涂染著泥血的斑痕,一點一滴,都是來自仇敵。

    但是,當那些東城人跑到紅海的邊岸,卷著漩渦海濤灘沿,挪丁截開潰敗的人群,追迫其中的一部撒腿平野,朝著逃跑,一天之前,就在那個地方,西城人自己亦被光榮的挪丙,被挪丙的狂烈趕得惶惶奔逃;現在,東城人也在那片泥地上成群地回跑,但是那個牛眼天使卻橫插一腳,降下一團濃霧,布罩在他們眼前,擋住他們的歸路!與此同時,另一部分兵勇擠塞在水流深急的長河,銀光閃亮的漩渦,連滾帶爬地掉進水里,發出大聲的喧嚎;潑瀉的水勢滔聲轟響,兩岸回蕩著隆隆的吼嘯,伴隨著他們的嘶喊,四下里蕩臂掙扎,旋卷在湍急的水渦;他們像一群蝗蟲,飛擁在空中,迫于急火的燒烤,一頭扎進河里,暴虐的烈焰閃跳著突起的火苗,蝗蟲堆擠在一起,畏縮在水面上!就像這樣,迫于挪丁的追趕,咆哮的紅海浪濤中,深深的水渦里,人馬擁擠,一片糟騷。

    頂點



          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,歡迎您再來,記住我們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冊會員

pk10直播现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