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濛大陸 第六百二十九章 暴富的感覺

    大陣之中,雷光縱橫、烈焰漫天,一顆顆威力奇大的星雷如雨點般砸落下來,每一息都有修士慘叫著殞命。

    只是這樣的猛烈攻勢沒持續多久,短短數十息功夫,秦烽便感受到了法力枯竭的虛弱感一陣陣襲來,所幸身邊的艦靈羽澶一直將手按在他后背上,磅礴的法力滾滾不絕地涌入,讓他再度快速恢復到了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,返虛境的修士想要一個人輕松操控上品法寶級別的大陣,都會顯得力不從心,秦烽縱然天賦異稟、法力雄厚程度遠超尋常修士千倍,遇上這樣的情況都難以堅持太久。

    星艦中樞里的本源飛速減少著,每一息都有數千萬本源被消耗,當然秦烽并不介意,想要維系陣法的禁錮壓制效果,這是必然要付出的代價,否則僅憑他自己可扛不住上千修士的瘋狂反撲。

    “元箜道友,有沒有把握破開這大陣?”

    人群中,滄訶道君焦灼地問著,身為九華樓的高層,有著大好權勢與前途享受,他可不想死在這里。

    元箜道君很是無奈:“我需要時間,這座殺陣應該是失傳已久的古陣法,想摸清它的運轉規律,根本不是一時不會能解決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眾修士不由面如死灰,如今這樣子,哪還有時間讓你慢慢破解研究?

    “夜長夢多,還是盡快解決吧!”

    秦烽說著,他是擔心外面還有修士闖進這地方來,返虛境、破妄境的貨色也就罷了,費些手腳總能夠對付。萬一冒出幾個極天之境的大人物,那自己除了立即跑路別無他法。

    “想殺我們?你小子還有些不夠看!”

    祁運隆冷聲斥道,無量劍氣自身上噴薄而出,剎那間風云變色,一柄三尺有余的長劍出現在他手中,暗金色的劍身上隱隱有著日月風雷、饕餮云紋在浮動,令人心悸的嗜血氣息彌漫四周,仿佛一頭絕世兇物自沉眠中蘇醒。

    一劍在手,祁運隆整個人的氣勢都發生了變化,磅礴的劍氣四散飚射,儼然要撕裂蒼穹、摘星攬月,恐怖的殺意撲面而來。一道長達千丈、凝練鋒銳的恐怖劍芒便斬在了大陣的光罩上,立時蕩漾出大片的漣漪波動、明顯黯淡下去,看樣子只要再來幾下就有可能崩潰。

    “極天之境?不,似乎還差了些火候!”

    秦烽臉色驟變,這祁運隆果然不簡單,手中同樣有著上品法寶級的神兵,加上法力深厚,全力反擊之下,自己一時間還真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眼看有了脫困的希望,大陣中幸存的修士們頓時振作起來,各種符篆、神通法術不要本錢般地傾瀉出來,打得光罩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“必須優先解決這家伙!”

    秦烽當機立斷,拼命輸出法力穩固大陣,落寶星環爆出明亮光華,將修士們的法器再度定住,旋即上空的所有星雷轉變了方向,一股腦沖著祁運隆落下,沒幾下就打得對方灰頭土臉、狼狽不堪。

    “耗費百億本源,給他來一下狠的!”

    秦烽抬手一指祁運隆,場中就這家伙實力最高。羽澶也不多言,一縷似黑非黑、似白非白的星芒自她手中激\射而出,鎖定了祁運隆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祁運隆怒吼一聲,渾身防御瞬間崩解,口鼻溢血,披頭散發,氣息不可逆轉地衰落下去。相當于極天之境巔峰大能的全力一擊,足以讓他遭受難以修復的重創了。

    “父親!”

    祁天揚又驚又怒,手忙腳亂地摸出一顆療傷靈丹給他喂下,同時拼命催動身上的的防御法寶,只是在落寶星環的壓制下,法寶的反應速度遲鈍了許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緩過氣來,祁運隆心底泛起無以復加的悔恨之意,早知是這么個結果,他此番就應該將族里的兩件重器帶在身上,再多調些長老級強者過來的。可是如今這樣子,后悔也沒有意義了,不僅無望得到洞府中的機緣,連活著離開都成了難題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我無冤無仇,只要今天愿意網開一面,放過我們父子,我必定送上重禮回報,并保證以后絕不再來找你的麻煩!”祁運隆喘息著說道。

    大陣外的人影沉默了一瞬,一個清冷的女聲響起:“那行,將你身上的所有儲物法器都丟出來吧,還有你兒子的也算上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祁運隆心里大喜,只要對方還愿意開口談條件,那就有機會。

    他當即將身上的兩枚手環,一枚扳指摘下,又接過祁天揚遞來的兩件儲物法器,抬手一揮,幾道流光飛起。

    秦烽沒有停止陣法運轉,而是讓羽澶入陣截下了那五件法器,黑白靈光閃爍間,上面的禁制被她輕松破開。

    “果然沒安好心,還留了陷阱。”

    她微微冷笑,換成尋常修士肯定就著了道,不過這種手段對艦靈可不管用。

    秦烽搖搖頭:“本打算放你們一馬的,既然是這樣,你們還是上路吧!”

    祁運隆一見事跡敗露,頓時惱羞成怒:“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你這是在與整個龍洹島為敵!就是太皓星宮都護不住你!”

    “呵,都快死的人了,哪有這么多廢話?”

    秦烽繼續操控大陣發動攻擊,不計其數的星雷滾滾砸落,艦靈羽澶鎖定祁運隆的身影又是一道虛空圣焱射出。

    眼見面露絕望之色的兒子,祁運隆狠狠一咬牙,大蓬金芒自身上冒出,將他自己和祁天揚裹了進去。至于帶來的那數百名家族高手,已經顧不上了。

    一道玄金色的長虹升騰而起,倏忽間就沖出了大陣,穿過洞府上空的禁制消失在天際盡頭,只留下怨毒不甘的聲音在天地間久久回蕩:“小畜生,你已經是龍洹島不死不休的大敵,今日之辱,將來必定讓你千百倍償還!你等著!”

    “這樣居然都讓他給跑了?不愧是龍洹島的族長。”

    秦烽皺了皺眉,不過仔細想想也在情理之中,龍洹島作為不遜色于太皓星宮多少的大勢力,有些壓箱底的手段并不奇怪,若是它的當家人如此好對付,那只能說明對方是虛有其表,根本當不起這個尊貴的身份。

    艦靈羽澶道:“主人你不用擔心,這家伙雖然僥幸逃得性命,不過這手段對自身傷害極大,而且他中了虛空圣焱,修為必定會掉落一個大境界,事后想要恢復極其艱難,所以一時半會是不可能來找你的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烽點點頭,雖說龍洹島還有更厲害的強者坐鎮,那些老不死的家伙一旦出馬,自己依舊會相當麻煩,但只要不被他們發現,就不會有問題。

    看來自己暫時是不能回太皓星宮了,就在外面多游歷一陣子也不錯。

    祁運隆一跑,剩下的修士里面已無能夠和他比肩的人物,很快就被秦烽和羽澶合力殺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等到最后一個修士殞命,星艦虛影在半空中浮現,清光橫掃全場,將所有修士的尸體與他們的隨身法器全部收走,緊接著虛空挪移能力發動,秦烽的身影飛快淡去。

    須臾之后,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修出現在藥圃外面,鶯鶯燕燕地議論著走了進來,只是原地已空空如也,比狗舔過還干凈。

    為首的是一個唇紅齒白、面如皎月的黑裙美少女,玉手中執掌著一桿烏光隱隱的長幡,皓腕上套著七只精致的金環,恐怖的威壓含而不露,居然也是一位破妄境巔峰的強者。

    她在藥圃中來回轉了幾圈,淡淡的幽光自長幡幡面上游離而出,彌漫在空間里。

    漸漸地,她的面色凝重起來:“好重的死氣,剛剛這里應該發生過大規模的廝殺對戰,死掉的修士不少。嗯,準確地說,應該是是很多修士圍攻一個人,結果卻被那個人反殺、通通死絕了!”

    “大師姐,那現在怎么半點痕跡都沒有了呢?”有女修問著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那個人打掃戰場,把痕跡都抹去了!只剩下這點殘留的怨靈死氣,若是時間再拖久一點,連我都沒法看出端倪。”黑裙少女分析著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,那豈不是說明這個人很厲害?”

    “當然,非常可怕,不過我還是想試試他的本事,如果有機會的話。”黑裙少女笑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某處沉寂的宮殿里,秦烽的身影浮現。

    “這回……真的是賺大了!”

    他重新布下數重陣法,然后才開始清點自己的收獲。

    此番不僅僅徹底搬空了幽宸仙尊的藥圃,還利用陣法將數以千計的修士一網打盡,就連龍洹島族長這樣的人物,都被迫施展秘法狼狽不堪地逃命,身上的財物連同法寶統統都淪為自己的戰利品。

    修士們的尸體,連同那些靈器寶器、受損的低階法寶全部扔到了星臺上獻祭,不大不小也是一筆收獲,只有儲物法器以及中品以上的法寶才被秦烽留了下來,一件件地破去禁制仔細察看。

    其中價值最高的非祁運隆的那柄長劍莫屬,貨真價實的上品法寶,比起秦烽現在所用的玄冰旭陽劍還要強出許多,拿來當佩劍正合適。

    此外還有三件中品法寶,分別是一對銅鈸,一套烏金甲胄,一只鐲子,都稱得上是不錯的東西,剩下品相不錯、實用性強的初品法寶也有一些,值得保留下來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儲物法器里面的好東西就多了,靈石丹藥、符篆法器、靈藥礦石等等應有盡有,加起來的總量之多、連秦烽都忍不住有著震撼的感覺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無敵龍中文網歡迎您來,歡迎您再來,記住我們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冊會員

pk10直播现场